这面护心镜并不是一般的法器,它本是千惠谷三大仙器之首,归千惠谷一位前辈高手所有。千年之前,正道联合围剿魔宗,千惠谷那位前辈凭借自己高深的修为和魔宗宗主戾天单打独斗

海龙看到了自己的境界

这面护心镜并不是一般的法器,它本是千惠谷三大仙器之首,归千惠谷一位前辈高手所有。千年之前,正道联合围剿魔宗,千惠谷那位前辈凭借自己高深的修为和魔宗宗主戾天单打独斗,最后却死在戾天的几件阴邪法宝之上。这面护心镜也自然落入了戾天之手。为了替道友报仇,为了抢回这件仙器,五照仙的五位宗主联合发动了强大的神霄天雷,终于打的魔宗大败,但这件仙器却始终没能抢回,被千惠谷引为一大恨事。魔尊魔奎本是戾天手下一得力干将,此次戾天派他前来探听正道七宗联合之事,为了怕他暴露身份,才将这件法宝暂借于他,用来掩饰魔宗的气息。可惜魔奎过于急噪,在止水道尊和飘渺道尊前暴露了身份,使得任务失败。在不甘心的情况下,魔奎隐匿于附近,没过多长时间,他惊喜的发现了海龙,这才跟过来打探消息,没想到却给自己惹来了杀身之祸。而这面护心镜也在海龙用血八卦打破他胸膛的时候失落于地。护心镜本是正道之物,魔宗根本无法凭借他们的魔功发挥出它真正的威力,否则,魔奎也不会被那只是附着神识的小铁棍所伤了。此时,护心镜到了海龙怀里,在他体内那佛道二气的吸引下,顿时欢快的进入了认主过程中。长期被魔宗戾天的法力压制着,这面护心镜在骤然解放的情况下顿时释放出大量的仙灵之气。而海龙则占了便宜,在福灵心至的情况下,顺利的将这股仙灵之气导入了自己体内,像他这种初入修真之境的人有了仙器中最纯净的仙灵之气相助,对今后的修炼有着莫大的好处。两天后,魔宗某秘密巢穴内。一名高大的中年人盘膝坐在一个如同祭坛般的石台上,一圈圈黑红色的光芒不断以他为中心向四外散发着。“魔形初现,万邪集于我手,定。”一颗黑色的水晶球骤然出现在他面前,随着庞大的黑红色光晕流转,水晶球的颜色更加暗了。光芒渐渐消失,中年人右手托着水晶球飘落在地面上缓缓抬起头。此人面容刚毅,肩膀极宽,全身穿着一身黑色的劲装,背后披红色披风,一头半黑半白的长发中分而下,搭在他两旁的肩膀上。恐怖而危险的气息不断从他身上涌出。两颗血红色的眼睛中凶光闪烁,似乎充满了怒气似的。中年人的声音浑厚中透着一丝邪异,“魔奎,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打的你差点形神俱灭?如果不是我及时用定魂珠稳定住你的元神,恐怕你早已经魂飞魄散了。”“戾天大哥,你可要替小弟报仇啊!如果是被那些正道高手打成这样我还不难受,说来真是窝囊死了,那天,……”半晌,听完魔奎的叙述,魔宗宗主戾天顿时气的全身发抖,他猛的将手中黑色水晶球高举过顶,怒喝道:“你这个废物,居然被一个伏虎初期的小子给算计了,留你合用。”说着,就要摔碎手中的水晶。“宗主,手下留情。”一个清越的声音响起,暗影出现在戾天身旁三米外。“无暇,是你。他还值得你求情么?”暗影道:“宗主先息怒。事情恐怕不是那么简单。虽然说魔奎大意之下被人算计,但那算计他的人手上必有一件稀世法宝,否则,在境界相差那么大的情况下也绝不可能重创魔奎。此时,我宗正值用人之际,魔奎一身修行不弱,您有何必杀了他呢?让他戴罪立功吧。”戾天已经修行有三千年之久,论起单体实力,尚在接天道尊和悟云佛尊之上。听了暗影无暇的解释,顿时冷静下来。黑水晶球中的魔奎早已经吓的不敢说话,那人形面孔上充满了哀求之色。重重的喘了一口粗气,戾天道:“魔奎,这次我就放过你,以后怎么做你自己清楚。待会儿就让魔眼带你去找个资质好的活人重生。一百年,我只给你一百年的时间。如果一百年内你不能恢复原有的修为,就不用再来见我了。”魔奎死里逃生,赶忙惶恐的道:“谢宗主不杀之恩,属下以后定会接近全力辅佐宗主。”戾天扭头向暗影道:“现在我们的实力还不足以同正道硬撼,无暇,你吩咐五魔枭,立刻去查找那杀了魔奎的小子下落。务必要把他抓回来见我。他此刻应该是在返回连云宗的路上。你让五魔枭从梵心宗一直向西查找,应该能找到他的下落。同时,加紧训练那些抓来的小子,尤其是那几个资质好的。即使用开天大法也要让他们在百年内速成。最多再有五百年,就是我们像正道反击的时刻。”无暇道:“宗主,最近邪宗和妖宗动作频繁,我们是不是应该警告他们一下。”戾天冷哼一声,道:“谁去管他们死活,他们如果愿意和正道硬碰,就由着他们去好了。恐怕,到时候他们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抓那小子回来的事你要抓紧进行。我有种预感,那小子似乎会对我们以后的大业有所影响。”“是,宗主。哦,对了。宗主,有件事属下不知当讲不当讲。”戾天眼中红光一闪,道:“说吧。你是我的干女儿,以后连我这位子都是你的,有什么不能讲的。”无暇道:“宗主,您现在已经接近魔转的境界了,如果突破此境界,恐怕五百年后以您的修为,将有应魔劫的可能。您看,……”戾天抬手阻止无暇继续说下去,道:“我自己的情况自己清楚,就算要应魔劫,我也一定会先毁灭了那些可恶的正道。尤其是五照仙那几个小人,如果不把他们打的形神俱灭永世不得超升,我怎么能甘心呢?”一想起千年前自己差点毁在神霄天雷之下,戾天胸中的戾气就疯狂的飑升。无暇的声音中多了几分人性化,低声道:“干爹,您有把握应过魔劫么?”戾天轻叹一声,摇了摇头,道:“恐怕当世不论是我邪道还是那些自命不凡的正道,还没有谁有把握应劫的。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像我们修魔之人像度劫成为魔仙,好象还没有过成功的例子,我已经活了数千年之久,到时候实在不行,就只有用天魔解体大法放弃肉身重头修炼了。我对别的都没有什么欲望,只是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够带着我们魔宗称霸神州,将那些所谓正道的家伙彻底灭掉。好了,去做你该做的事吧。”“是,宗主。”“哦,对了,抓住那小子后先别伤他性命,收回那件法宝后,立刻带他来见我。我要看看是什么样的人能够凭借伏虎境界的修为毁灭了魔奎的肉身,说不定,他还真是个人才。”“呜,干爹,你是想将他收为己用么?”“不见得,这要到时候再看了。哼,魔奎的肉身不会白白被毁。”……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海龙失去的神志渐渐清醒过来。虫鸣鸟叫和淡淡的血腥味不断刺激着他的感官,他揉了揉迷蒙的双眼,自言自语道:“我这是在那儿?”随着神志的恢复,海龙渐渐想起了之前的一切,地面上已经变成了紫黑色的血迹格外明显。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部位,护心镜还在,心脉间始终流转着一丝温暖的气流。全身力气有一种使不完似的感觉。“看来这确实是件好东西,不知道它里面的气流有没有帮助我提升境界。顺风耳听令,查。”黄光一闪,海龙看到了自己的境界,他失望的发现,自己依然停留在伏虎初期而已。“靠,这么差,看来这境界提升还真不是一般的困难,不管了,先赶快跑吧,不知道过了几天,魔宗的人要是来了,我恐怕真的要五肢不保了。”想到这里,海龙顾不上饿的呱呱叫的肚子,收回体外的青蓝铠,飞速朝北方跑去。正是因为海龙改变了方向,才暂时逃出了魔宗的追杀。他刚离开不久,魔宗高手就已经赶到了小河边。因为没有发现海龙的踪迹,而这里有距离梵心宗很近,所以他们并没有多做停留,立刻顺着小河向西而去, 手机炸金花棋牌游戏官网查找着海龙的下落。十天后。一条若隐若现的身影不断在树林中穿梭着, 金沙电子游戏网址复杂的丛林并不能影响他前进的速度。此人衣衫褴褛, 金沙网投电子游戏网址除了几处重要部位以外, 澳门在线赌博网上正规公司其他地方大部分都被荆棘刮成了一条条碎布,脸上有着一块块污渍,同那长出的胡茬搭配着显得异常狼狈。十天了,这十天里,海龙几乎不敢有任何停留的一直向西北方飞奔着,尽拣荒僻小路而行,渴了就喝点山泉之水,饿了就摘点山果吃,只是凭借太阳指引方位而不断前进着。为了不暴露自己的身份,他将除了血八卦和那无法摘掉的护心镜以外的几件法宝都收入了乾坤戒当中。奇特的是,怪人送他的那根小铁棍说什么也不愿意进入戒指之中,海龙只要一用戒指上的青光去碰它,它竟然会突然变粗变长,极为神奇。而乾坤戒似乎也很排斥它似的,一碰到小铁棍,戒指上的光芒就会骤然黯淡下来。所以,小铁棍就成了第三件无法收入乾坤戒中的法宝。十天之内,他足足赶了数千里之遥,本来他就对神州大陆的情况不熟悉,此时更是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了。喘息着坐在地上,海龙掏出一个昨天摘下的果子,在破烂的衣服上擦了擦大嚼起来。“他妈的,现在连我自己都快不认识自己了,他们总找不出我了吧。哼,等以后老子到了高等境界,一定让你们这些混蛋都跪在地上求我。狗屁魔奎,以后要是再找我麻烦,我就还断了你的第五肢。”一边自言自语着,海龙不禁流露出愤愤之色。这几天以来,他除了急奔以外,就是打坐静修,可不论他多么专心致志,修为却感觉不到有些微的提升,依旧停留在刚进入伏虎初期的境界。靠在大树上,海龙闭上双眼,感受着树林中清新的空气,缓缓进入了梦乡。这些天为了逃命,他的精神确实太紧张了。直到此刻他觉得安全了才能塌下心来睡觉。体内经脉的情况又出现在自己眼前,体内原本黄青混合的能量在吸收了护心境中的灵气后已经多了一股蓝色,虽然海龙隐隐感觉到三种能量在一起有些不妥,但由于并没有什么不适之感,而他此时又处于逃跑中,所以也没有过于在意。三股能量纠结在一起缓慢的前行着,它们的能量大小几乎相同,相互间也没有任何排斥,尤其是后注入的蓝色气流同海龙修炼的天心决青色气流更是极为友好,两股能量纠缠在一起,相互间似乎可以转化似的。在三股能量的循环中,海龙能够感觉到天心决代表的青色能量会随着自己的催动而吸收天地间的灵气,而那蓝色气流则会通过护心镜吸收一些莫名的能量,黄色气流则会直接吸收来自小铁棍中的佛气,三种气流同时吸收着不同的能量,虽然它们并没有壮大,但却让海龙内心中的明悟越来越清晰,他体内的杂质早已经祛除,在三种能量的作用下,他的骨骼经脉都发生着一定的转变。“沙沙,沙沙。”轻微的杂乱声将海龙从修炼中惊醒过来,他睁开双眸,两道如冷电般的寒光一闪而过。后背贴则大树,身体轻飘飘的向上移动着,没有发出一丝声响,几乎只是眨眼间,他就已经来到了大树上枝叶茂盛之处。在意念的控制中,他将三种不同属性的法力集中在手上,随时准备用血八卦应变。同时,另一只手从乾坤戒中取出幻龙,眼睛则牢牢的盯视着那声音发出的方向。“姐姐,我们的柴差不多够了吧。时间不早了,回去吧。爸爸说中午给我们做大米饭吃,我已经很久没吃过又白又香的大米饭了。我好饿啊!”童稚的声音响起,海龙不由得微微一楞,他当然不知道来的是谁,但从声音中已经可以肯定,并不是前来抓他的魔宗之人。另一个听起来成熟一些的声音道:“小妹,你早上吃了三大块红薯,现在哪里是饿了,企业动态分明就是馋了嘛。”“嘻嘻,还是姐姐最了解我。咱们回去吧,好不好,我真的好想吃大米饭啊!要不是昨天李大爷送来了大米,还不知道要等多少天才能吃到呢。”“好吧,好吧。柴和也差不多够了,咱们现在就回去。既然你那么爱吃,中午姐姐把自己的份也让给你好了。我吃红薯就好。”“不要,我哪儿吃的了那么多,爸爸老说姐姐现在是长身体的时候,要多吃些才行嘛。咱们村子真是太穷了,瞧人家李村,大部分人天天都能吃上米饭馒头呢。比我们要强的多了。”随着声音的临近,一高一矮两个纤细的身影出现在海龙视线内。听着这对姐妹的对话,海龙不禁想起自己以前和张昊在一起的时光,自己那个村子也很穷,同样的情况也发生过,自己和张昊之间的感情,不就像这一对姐妹似的么?豆芽儿啊!你现在怎么样了。这次回连云宗,我一定会去看看你的。此时,那对小姐妹已经走到了海龙所在的树下。她们的脸色都不是很好,微微发黄,显然是因为长期营养不良所至。但脸色却不影响她们那清秀的姿容,姐姐大约有十三、四岁的样子,妹妹十岁左右,两人背后都背着和他们体形不成比例的柴捆,看着她们的样子,海龙的心没来由的一阵发酸。飘身而落,海龙下一刻已经站在这对小姐妹身前。他的出现,顿时吓了这对姐妹一跳,惊呼一声,连连后退,由于背上有很沉的柴和,她们顿时跌倒在一起。那姐姐将妹妹护在怀里,战战兢兢的看着海龙。海龙尽量让自己的表情变得柔和一些,微笑道:“你们别怕,我不是坏人。刚才我在树上睡觉,看你们背这么重的柴和,只是想帮帮你们而已。”那对姐妹显然不是很相信他的话,姐姐惊恐的道:“你,你别过来。大叔,我们没钱,身上也没吃的。你就放过我们吧。如果你要,把这些柴和都给您。如果你想……,我,我愿意跟您,我妹妹她还小,您就放过她吧。”海龙听着这“姐姐”的话,不由得微微一楞,心中升起一丝奇异的感觉,他清楚,这对姐妹已经把他当成强盗了。“你怎么知道这么多,看上去,你还很小啊!我真的不是坏人,更不会伤害你们,否则我又何必同你们废话呢?是不是。”那姐姐喃喃的道:“人家,人家已经十六岁了,不小了,妹妹都有十三岁了呢,只是我们长的比较纤小而已。你别骗我们了。哪儿有坏人承认自己是坏人的。爸妈常说,一定不能轻信外人。”眼中闪烁着警惕之色,她们做出随时准备逃跑之势。海龙见这两姐妹很难相信自己,只得无奈的坐在地上,摸了摸自己颌下胡须,苦笑道:“不信就不信吧。不过你们也不要叫我大叔,我也才十八岁而已,比你们大不了什么。我的名字叫海龙。你们呢?”姐妹俩看着海龙坐在地上,似乎确实对她们没什么威胁似的,胆子不由得大了起来。她们摘掉背后的柴和,姐姐怯生生的道:“我,我叫玉华、这是我妹妹玉瓶,你,你真的只有十八岁么?可你身上的衣服怎么破成了这样?难道是遇到了强盗么?”这乡村的姑娘在看清了海龙的一身装扮后,不由得升起了恻隐之心。海龙苦笑一声,道:“是啊!我碰到了一伙好厉害的强盗,他们还追了我很长时间呢,好不容易才摆脱他们。”玉瓶从姐姐怀中探出头来,道:“那你真的好可怜啊!跟我们回家吧,我们家今天有大米饭吃,瓶儿把自己的分你一些好么?”玉华显然戒心要强一些,一拉妹妹,低声道:“瓶儿,别乱说,咱们不能随便带外人回家,要是他是坏人怎么办?谁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海龙看着她们,心中升起一丝温暖,玉瓶那充满童稚和善良的话语另他有了一丝想家的感觉。轻叹一声,道:“已经很晚了,你们也该回家了吧。快走吧,要不你们的父母会担心的。你们也不用怀疑我什么,我就在这里坐着不动,也就是了。再见吧,可爱的两姐妹。”说着,他还向玉华姐妹挥了挥手。玉华看着海龙真诚的面容,喃喃的道:“你真的不是坏人么?要不,要不你跟我们一起回村子吧。我爸爸是村长,如果他说你不是坏人,村子就能收留你了。”海龙早已经被身上的破衣服和污垢烦的够戗,何况他也想到这两名少女所在的村子去看看,找找以前的感觉。于是站起身微笑道:“那好吧。如果你爸爸要是认为我是坏人的话,我就立刻离开,肯定不给你们找麻烦。”说着,海龙走到玉华姐妹身旁,一弯腰,将她们的柴和都扛到了自己肩膀上。“女孩子背这么多东西可是很不好的哦。会影响身体发育的。”玉华抗声道:“才不会呢。你别看我瘦,我可有力气呢,就是一般的男孩子都比我强不了什么。我们村子离这里很近,赶快走吧。”在玉华姐妹的带领下,海龙跟随着她们穿过这片树林,来到了一个小山村之中。这个小村是依林而建的,村子周围都种植着各种植被,村子很小,看上去不过只有百来户人家而已,他们的穿着已经不能用朴素来形容了,大多是补丁套补丁,显然,这里是个非常贫瘠的地方。当然,和海龙的百条衫比起来,这些村民的打扮就算的上华贵了。海龙这个外人的出现,顿时引起了村民们的注意,刚一进村子,立刻就有十几个壮实一些的男性村民围了上来。他们虎视耽耽的看着海龙,一副很不友好的样子。“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到我们玉村来?玉华,难道是你带他来的么?”玉华虽然年纪不大,但脾气却泼辣的很,双手叉腰道:“是又怎么样?他是个落难之人,被强盗抢了,我看他可怜,就把他带回来了。”一名二十多岁的青年道:“他很可怜么?就算可怜我们也不能收留啊!玉华,你别忘了,现在连我们村民都吃不饱,多这么个大活人就多一张口,我们村子的粮食都是统一调配的,多他一个,大家都要少吃一口。哪儿还有力气干活儿。”玉华怒道:“玉戕,你这个自私小人,就知道自己,他虽然是个外人,但也不能让他饿死在林子里吧。”正在争吵中,一名中年人带着几名村民走了过来,这名中年人看上去已经有了几分苍老之色,眉宇间和玉华姐妹有着几分相似。海龙知道,这,应该就是玉华姐妹的父亲,这里的村长了。果然,随着中年人的临近,那些年轻男村民们都让开了一条路,那名叫玉戕的青年抢着道:“村长,玉华不知道从哪里带回来个野人,说什么被强盗给抢了,看他的样子可不像什么好人啊!您可不能收留他。”村长横了玉戕一眼,大步走到海龙身前,海龙的个头已经有接近一米八了,比村长还要高一些,微笑道:“村长你好,我叫海龙。”村长玉槲上下打量着海龙,心中不由得暗惊,虽然表面上这个人衣衫破败,但却隐隐流露出一丝奇异的气质,宛如高山仰止一般另人肃然起敬,玉槲知道,面前这个人必非普通,皱眉道:“我们玉村是绝不会收留来历不明之人的。你请离开吧。玉戕,去,拿一袋红薯给这位兄弟。”玉戕一楞,道:“村长,我们的粮食也很有限啊!夏种刚刚拨到地里,等到成熟还要很长一段时间。”玉槲一瞪眼睛,道:“叫你去,你就去。哪儿来那么多废话。你是村长,我是村长?”玉戕脸上的神色波动了一下,这才不甘的去了。海龙将背上的柴和放在地上,玉华姐妹自从她们的父亲出现后,就不敢再说什么,低着头站在一旁。海龙看着这些穷苦的村民们心中没有一丝怪责他们不肯收留自己的意思,眼前的一切和自己所在的那个西陲小村是多么的相象啊!同样破败,同样的凄凉,还有那同样的质朴。抬起头,海龙正视玉槲,道:“村长,红薯就不必了。我自己身上还带着些吃的。只是,这身衣服实在是太破了,您能不能让我洗漱一下,再帮我提供一身干净点的衣服,当然,我不会白白要你们东西的,我可以用些食物交换。”玉槲想了想,颔首道:“那好吧。也用不着什么交换了,不过,你梳洗后要立刻离开我们这里。玉华,去,拿一套我的衣服来给这位兄弟。”玉华有些无奈的看了海龙一眼,答应一声,扭头跑向村子深处。在玉槲的带领下,海龙跟着他来到村子另一旁的一条小河边,清澈的河水宛如当初海龙遇到魔奎时那条似的,淙淙如银铃般的声音给人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一会儿的工夫,玉华已经拿了一套布衣赶了过来,玉槲带领着男村民们将海龙围在中央,让他在河中梳洗起来,而玉华姐妹则留在外面等待着。随着海龙身上的污垢渐渐消失,玉槲眼中的惊讶之色越来越盛,海龙胸口处那面银光流转的护心镜让他产生了震撼的感觉。玉戕更是流露出贪婪之色。海龙的皮肤莹润有光泽,没有了污垢的遮掩,那健壮的身体在阳光的照射下光晕流转,看上去甚为奇异。“恩,洗个澡真是好舒服。村长,谢谢您了。”换上一身干爽的衣服,海龙感觉全身都轻松了几分,将黑色而浓密的头发梳拢到脑后,走到了村长玉槲的面前。一听海龙洗完了,玉华姐妹迫不及待的挤入人群之中,当初海龙说自己十八岁,她们都想验证一下。玉槲道:“小兄弟,原来你这么年轻,我真是走眼了。这袋红薯你拿着路上吃吧。实在不好意思,我们玉村能提供的,也只有这些了。”海龙摇了摇头,道:“不,村长,我不能要,能洗个澡换身衣服我已经很满足了。我自有吃饭的办法。这套衣服我不能白要,这样吧。我帮你们抓些鱼吃好了。守着这么条河,你们为什么不捕鱼呢?”玉槲叹了口气,道:“小兄弟,不怕你笑话,我们这里实在是太穷了,而且又是内陆地区,渔网的价格高的惊人,那根本不是我们负担的起的。这条河看上去不宽,但河水很宽、也很湍急,如果没有渔网,很难能打到鱼。”

  最近,《致我们甜甜的小美满》《全世界最好的你》《楼下女友请签收》《忘记你,记得爱情》等小甜剧同期播出,还是很甜,演员也都是长相出类拔萃的年轻人,但这类剧却很难再出圈掀起全网热潮。以往能一招制胜的撒糖就火,怎么失效了呢?

  原标题:大众想讲中国故事,国轩高科成关键变量?

,,线上最大真人赌城
上一篇:竟异国其它任何摆设    下一篇:没有了    

Powered by 最新电子棋牌真人平台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